屿皖

在《距离》那篇里面,鹤丸当近侍的那一天,可以在审神者房间外捕捉到一只被被

【山姥切国广×你】距离(上)


*ooc预警
*新手
*嗯……我把今天和昨天的连在一起了,写的有点多,控几不住我自己……
*好了,开始了|・ω・`)



太阳和月亮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你不清楚,只知道很远很远。
你想也许就像你与山姥切之间的距离一般




你的初始刀便是他,当初时之政府发来征集令时,很多人都是被一并送来的报刊上三日月的绝美容颜所吸引才选择成为审神者中的一员。但你不是,你第一眼就被这个披着白布的少年所吸引。明明有一张令人羡慕的容颜,为什么要遮住呢?正因这份神秘感,你才会想去成为一名审神者并期待与他的相见。



第一次见面时,山姥切就问是否对他是仿品这件事很在意,你当时还不了解,而且还沉溺于他的美貌中,就怔愣在那里没有作出回答。
你当然不会料到,你的怔愣被他误会成了在意他是仿品这件事,而那时的沉默则把你与山姥切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



在你们二人的打理下,显现的刀剑越来越多,本丸也越来越热闹。你尽你所能地表现出对所有刀都一视同仁,全部配置金刀装,为出阵的队伍里的每个人亲自佩戴上御守。每次从现世回来,每把刀都有自己独一份的礼物。



其实只有你自己知道,配置给山姥切的金刀装你会擦拭好几遍(请自行脑补青江),给山姥切佩戴的御守你可能会花好几个星期去缝制,而他的礼物……你会逛好几条街花尽心思地去挑选到底该带什么礼物?因为你根本没有机会去了解他的喜好(听着好心酸)
这种可以被称之为闷骚式的暗恋你认为你隐藏的很好,不会被任何人所察觉,直到那一天有个爱搞事的家伙出现了……



和往常一样的出阵,山姥切是队长,5—4的难度对他们而言并不难,按照平常时间日落之前就该回来了。但是天已经快黑了,他们依然没有回来,到吃晚饭的点,崛川蹬蹬蹬跑到你房前,满脸紧张,



“主……主上,快来!兄弟他们遇到了检非!所有人都受伤了!尤其是兄弟,他受了重伤……”崛川眼睛通红,紧紧攥住你的袖口拉着你边跑边说,你整个人立刻僵住了,差点拌了一跤,心脏停跳了一拍,那就是说,他……回过神,你已经改拉住崛川的手腕以堪比短刀的机动带着他飞奔到医务室。



那个应该在工坊里修复的刀却出现在了等候室,心中升起一股怒气。他坐在地上抱着本体斜靠着墙,衣服被划破,血洒染在白布上,一大片一大片映射进你的眼,眼泪不受控地划落。你冲到他面前,还未将质问的话说出口,他先抬起头,帽子已经落下,耀眼的金发上像是挑染了几点红,那曾令你心醉的面容被划了好几道口子,眼眸里的殷红还未褪散,你心中又是一揪,下意识扶上他的脸,眼中带着疼惜与懊恼,
山姥切先反应过来,他抓住你的手,“我只是个……仿制品,咳咳……用不着担心我。”



你回过神本来还担心刚才是不是离他太近了,听完他的话心中怒意更甚,“你受了重伤,为什么不去手入?”


“就让我这样……咳……腐朽衰亡下去吧,所以……哎!你……干什么?”



你听不下去了,立刻搀着他到手入室门口,对其他等候的刀剑说:“对不起!大家受苦了,都是因为我没去认真探清敌情就安排大家出阵,让大家受了伤,我……”你的眼泪又悬在你的眼角,崛川拍拍你的肩膀,你吸吸鼻子,“我带他进去手入,大家先休息一下。”



你拿着医药箱来到他的身边,刚打开盖子,就听见他小声嘀咕“明明说了……没有治疗的必要……”你气极,正拿起棉棒,就被他打断,“我自己来就好。”你心头一紧,还是不能靠近他吗?



“不行!唉……算了,我让药研帮你”你放下手中的工具,推开门,发现鹤丸靠在门边,眼睛上眺望向你,你直冒冷汗,这个眼神……靠……这个搞事丸是听到了什么又激发了他的搞事欲望??



算了,还是先躲为妙“咳,那个,鹤丸你是轻伤,自己来就行了吧……我就先走了”溜了溜了溜了,
鹤丸轻松抓住你的后领“不行啊主,我是背部受伤,可疼了,自己还真弄不了。”鹤丸眼里透着笑意,“我到真没看出你哪疼了……”你小声叨咕




“蛤?主你怎么这样嘛?我真的很疼的!那为什么山姥切就可以唔唔唔!唔!”他声音里带着点点委屈,你本来真信了,但听到后半句立刻捂住他的嘴,简直刷新你的手速,大家投来疑惑的目光,你“咳,别担心,他嘴流血了,我帮他擦擦,嗯。”你狠狠擦了几下鹤丸的嘴




然后凑到鹤丸耳边小声说“你能不能安静点?我帮你手入就是了,走!”

你不知道的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鹤丸比了个✌









你进去之后眼睛一直避开山姥切所在的方向,鹤丸心中更是一片了然,当你趴在鹤丸背后小心地为他擦拭伤口时,鹤丸突然扭过头,把你吓了一跳,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把你吓得松掉了握着的棉棒


“我说主,你喜欢山姥切吗?”



“说什么呢?!”你有点心虚,没控制住音量,感受到了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啊哈哈,没事没事嘿嘿”你打着哈哈,然后使劲拧了一下鹤丸的后腰“唔!”鹤丸委屈


“哎呀,我帮你手入就好”你对鹤丸微笑着说,“没事的,一点儿也不疼,哈哈哈”鹤丸头上冒起一阵冷汗



鹤丸又扭过来“但主啊,你还没给我答案呢,说实话吧”他神情认真



“唉……好吧,我承认”你只好凑过去,和鹤丸咬起耳朵







“那你怎么不告诉他呢?而且看上去你应该喜欢他很久了吧?”鹤丸明黄色的眼睛里充满疑惑



“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我不懂怎么才能和他拉近关系,而且他肯定不会喜欢我的”



“哎呀!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像这种情况你怎么就没想到我呢?我可以帮你啊!”



“……”



“主你怎么不说话?”


(你还好意思问)你暗自腹诽


“……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慢慢来就好”



“你不相信我???主我心里受到了创伤,你必须得答应我,以此来弥补我幼小的心灵!”鹤丸表情十分夸张,甚至扶上他的小心脏



“……”你扶额



“好了,知道了,明天你当近侍,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商讨,这样弥补了吗?”



你和鹤丸距离越靠越近,虽然你们是在讨论“正事”,但旁刀不会这么看,山姥切撇过头,眼底一片灰色



你为鹤丸手入完,推着他出去,经过山姥切时,你的目光飘乎仍然不敢转向他,但耳朵尖微红“那个,山姥切你今晚要好好休息,明天就不麻烦你了,让鹤丸当近侍,你放松一下。”



“……嗯,知道了。”









“扣扣”


敲门声响起


嘿,主!我来了!”鹤丸高声喊道,自觉走到桌前坐下,


你从屏风后走出来,


“主,这是早饭,鲜虾饺子,你应该爱吃”鹤丸把早点摆到桌上,然后靠在桌边撑起脑袋,明黄色的眼睛闪闪地看着你


啊……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一大早房间还能有除了自己其他的声音出现



你默默想着




“好了,我们边吃边讨论,说吧,你的好计划是什么?”你插起饺子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说。



(嗯,光忠的手艺真好)



然后你惊诧地看着鹤丸从背后拿出一个十分有分量的本子



他还真有所准备??



“咳咳,是这样的”鹤丸清清嗓子



“主,你要知道男性一般都是喜欢端庄优雅的女性的,所以……”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山姥切属于一般情况??”你手一挥,打断鹤丸的话


鹤丸噎了一下,立刻抬起手敲了一下你的脑袋




“哎呦!干嘛啊?”你有点委屈“作为我的战友,而且还是我出战,我当然是有问题就提出来嘛。”鹤丸又被噎了一下,想着我的刀生不能就这样被噎死啊



“主,我和山姥切在本丸里共同生活那么久,就算不能知根知底,了解也是蛮多的,所以主你要相信我,而且我们是战友啊!我还能骗你不成?”那双明黄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让人感到十足的真诚


“好啦好啦,我不会再打断了,你接着说,洗耳恭听啊。”你撑起脑袋与鹤丸对视,努力使自己的目光变得真诚



“好的,是这样的,主你首先得打扮得漂亮点,漂亮的外表首先就能紧紧抓住男人的目光,主你看你长的还行,怎么每天都穿的那么随便”说完鹤丸还十分适时的斜了你一眼,那明晃晃的嫌弃真的是……



忍不了啊!!!



你硬压下自己的怒气,挤出一抹笑容“OK,我明天去



现世买一件衣服,可以吗?”



“不不不,主我们要专业一点,那被称之为“战斗服”,我和乱一起去,顺便给你参谋参谋。”鹤丸用手指轻点几下桌子


“哦,然后呢?要怎么做?”


“男性都喜欢能干贤惠的女性,主你得和光忠学习做饭,我知道你笨手笨脚的,”


嘁——你翻了个白眼



鹤丸瞅了你一眼“但一定要送能令你满意的成品,而且要每天送,这是刷好感度,知道吗?还有啊,主你得想办法去了解他的喜好,去创造培养感情的机会,拉近你们的距离,等我认为时机到了,你就可以向他表明心意了”



“噗——,咳咳,咳咳咳咳……”你刚吃完早饭,本来正在喝水,口中的水一口喷出去,呛着了……



你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脯



鹤丸好像被你吓到了,连忙支起上身帮你拍拍后背



“怎么了?你不表白的吗?”鹤丸有点疑惑



“咳……就是感觉有点突然……”你咳的眼眶有点微红,看着可怜兮兮的



“是害怕吗?没关系,我早料到了,你看——”



鹤丸从内番服里掏出两个很小的黑色物体



“无线耳机吗??”



“Bingo!不愧是主,这都知道,回头等到你表白的日子了,你在明处,我在暗处,我会即时帮助你的!”鹤丸捧着两个无线耳机,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我棒吧!快夸夸我!”的表情


……明明就是个无线耳机,搞得像是在秘密交易什么要暗中接头似的……



“好吧,谢谢你了鹤丸,下午我们就去买衣服吧?”



“没问题!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你和鹤丸击个掌



行动——开始了!








你和鹤丸走出房间去找乱


“乱今天应该是马当番吧”你在旁边的鹤丸说


不得不说你和鹤丸并肩走在一起又是一起侧着头交谈,在旁人的角度看真像一对情侣


“那我们快走,任务要紧。”鹤丸又拉过你的手腕快步向前


你们不知道的是,在你们后面有一个人驻在走廊拐角处,默默看着你们的背影



经过下午在商场的扫荡,乱和鹤丸扯着你挑了十多件衣服,让你一件一件试,通过对比讨论争执最后拍板买了五件“战斗服”,你有点肉疼……


花的是我的钱呐!!








回去后,你每天缠着光忠教你各式各样的菜



光忠今天教的是葡式蛋挞,经过你多日的摸爬滚打,你的厨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至少能够让人咽下去了



“主,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以前不是对我说这辈子都不打算学做菜的吗?是心血来潮吗?”



“啊哈哈哈,那个,我认为人总是要进步的嘛,不能一直停止不前呐,所以这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是我在认真的思考下决定的。”你目光闪烁,低着头,不敢看光忠的眼睛,也就错过了光忠眼中难得的揶揄之情



“哦?这样啊,那为什么这几天的成品你都会拿去给同一个人呢?”



“什么??谁和你讲的?鹤丸吗??”你瞪大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问



光忠看着你吃惊的模样,笑着摸了摸下巴“果然是鹤丸出的主意吗?但不是他说的哟,因为好奇主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学做饭,所以这几天在主里做完菜之后跟着你后面看了一下你要去做什么”


光忠你学坏了,你不是以前可爱的光忠了


你撇着嘴,不开心


光忠笑着揉揉你的头“所以主你是喜欢山姥切殿吗?”


你只好承认


“啊……有点小失落呢”光忠喃喃道


“那主要好好加油啊,我看好你——等等!不是加这个啦!!主啊!!”


一阵手忙脚乱……








你灰头土脸地走出厨房


啊……终于完成了!


你打算先回房间,好好打理一下,换好“战斗服”再去找山姥切


咦?门口那个蹲着的身影怎么有点眼熟


那不是……


等你反应过来打算后退找个地方躲一下的时候


对方已经发现你了


“主……过来吧,不用往后躲了”金头发的刀低声开口


“那个,嗯,山姥切早上好啊,啊!不是不是……那个,下午好!”


我在说些什么啊???


你的脸顿时红的像煮熟的虾,脑袋都快冒出烟来



你面前的刀轻咳了一下没说什么,接过你手中的点心“给我的吗?”


你臊得只想撞墙,用力吸了吸鼻子,不敢抬起头,也就没看见面前刀那红透的耳朵尖


“嗯…嗯!是的!请尝一下!”你红着脸拉开房门“请到里面来”


“不用了,到外面吃就好”他端着点心坐在走廊边


“啊,好的”你也坐了下来,


你和山姥切之间只隔了一盘点心,距离不过半米



“哦,那个,要喝茶吗?我去房里拿”


你正准备起身,就被他止住了


“不必,我一会儿就走”


接着他把怀里的东西递向你“给。”


是你前几天送给他的白布


还带着你清洗时特意用的有助于缓解疲劳的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


这会儿这个香味你觉得有些刺鼻,眼眶开始泛红


这是拒绝的意思吗?


“不喜欢吗?”你没有接,小声地问


“啊,不是的,不要误会,只是我习惯用我的”山姥切匆忙解释,碧青色的眼睛透出慌张,像湖水般泛起波澜


“那别还给我了,送出去的东西就是泼出去的水,不用的话,你随便处置就好”


说完,你站起来转身


一步……两步……

一米……两米……


最终你还是离开了他的视线
















*山姥切就是感到有些困扰,自行脑补了很多小剧场,对感情有点迟钝,担心自己不能对此做出回应,才……
啊啊啊!!我是不是说多了…… ( ̄ ii  ̄;) 吸溜( ̄" ̄;)
*写得我自己都有点心急,如果有人看(别做梦)请轻喷
*其实我觉得我可以改名了,告白大作战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