屿皖

【山姥切国广×女审神者】距离

✧人称改了,有些变动

✧新手

✧ooc预警



女孩淡淡的清甜的体息未散尽,在鼻间萦绕,山姥切忽然有些烦躁,这种烦闷压入骨子里,沉沉的,无处可去,无处可逃

山姥切闭了闭眼,

感受到怀中之物,心中烦躁更盛

审神者的感情他不是不懂

他当然想接受这份感情并予以回报,冲上前去抱住那个把他心神扰乱了的女孩,狠狠的搂住她,感受她的气息

可是,他能吗?他有这个资格吗?

那份温柔他敢贪吗?能贪吗?他只是一柄仿刀,而审神者的爱慕者有很多,无论是隔壁那死缠烂打(划掉)的男审,还是本丸里那些同样对审神者怀有爱慕之心的刀剑,都是比他更好的人选

他的感情就像悬在高空中被拉直的风筝线,若贪的很了,难保不会断掉,若断了,就真的消失不见了

山姥切狠狠闭上眼,掩去眼中的挣扎

如他所愿了,可为什么一颗心沉啊沉啊,沉进了深不见底的寒潭,不见天日





这一切还要从本丸初建说起

审神者的初始刀便是山姥切,当初时之政府发来征集令时,很多人都是被一并送来的报刊上三日月的绝美容颜所吸引才选择成为审神者中的一员。但审神者不是,她第一眼就被这个披着白布的少年所吸引。明明有一张令人羡慕的容颜,为什么要遮住呢?也正因这份神秘感,她才会想去成为一名审神者并期待与他的相见。

初见时,审神者刚抬眼,心里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阳光从窗口泻进,淡淡的金仿佛附上了鼻间的空气,也将他所在的那一小片区域笼罩成了光与影的世界,他的脸半明半暗,没有一丝表情,碎金的头发遮住他眼中的寒谭,碧青色的眼睛是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

她抬起手,仿佛那是虚幻的一面,抬到半空

被他的自我介绍打断

他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是否介意他是仿品?

审神者还没从男刃的美色中缓过来,怔愣住了

既而他眼中的神色却更为冷淡,从她身边绕过仿佛已不在意那个问题的答案

审神者惊醒,赶忙扭过身追赶那道身影

我还没自我介绍呢,等等我呀!

日子一天天过去,审神者从和山姥切的日常交往中,已经明白了初遇时那句问话的含义

审神者每次看到他的那副神情,心里便涌上一丝心疼,这丝心疼如一抹寒阳,融进心间,慢慢晕开来,如同一个十分微小的又不可忽视的细小雨滴,在一池平静的湖水中荡起了一圈圈涟漪,微波荡漾

荡漾着,荡漾着,就盛开出一朵名为爱情的花

审神者有些慌乱又带着无限期待,她想她可能真的陷入爱情的泥潭了

她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小孩子,既享受着糖果的甜蜜又害怕被人发现,小心翼翼掩藏自己的心思

到现世,看着那些情侣如蜜糖般黏腻在一起,她眼中透着羡慕,她便悄悄跟随他们,观察他们作为恋人会有怎样的举动,悄悄记下,也许以后她和他也可以……

再到商场里,逛上好几个小时,左挑右选,认真地考虑送给他的礼物,却好像对什么都不太满意

这个颜色太艳了,这个款式太旧了,这个型号会不会太小了?

但每次想单独为他做某件事情,却又害怕被别人发现,于是就对所有刀剑都一视同仁

都配置同样的装备,都准备合适的礼物

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只有那一份是独一无二的

审神者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这份不为刃知的暗恋

直到某一天,某个搞事丸出现了

那天风和日丽,风淡云轻,有一支队伍风风火火的像往常一样出阵了

队长是山姥切

是一次很普通的出阵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直到傍晚队伍仍未归还

审神者心里有些慌,能遇到什么事呢

——检非违使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紧接着房门被敲

一下下似猛锤砸向审神者心房而胁差接下来的话更让她的心坠入谷底

她的想法被证实了队伍受伤而队长伤势惨重

工坊门口,那个让她心脏差点停止跳动的男刃

正抱膝靠坐在墙边,身上的血已经干硬了,暗红暗红的,如霜的英俊面容上也被划上了腥红的刀痕,多了几分狠戾

她多么想要冲上前去抱住他,让肆意流淌的泪水沾湿他的前襟,向他哭诉她刚才是多么的害怕

可是,她不能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稳住自己发颤的心尖,走到他面前,

为什么还不去手入?你不知道你伤的多狠吗?

审神者想要将他扶起,伸出手,却被他下意识的躲过,她僵住了,他仿佛也怔了一下,

对不起,我只是……

我理解,但现在伤势要紧,药研,快带山姥切去手入!

审神者向他投以安抚的笑,眼里透出浓浓的担心

山姥切心中有些郁,你理解?你理解了什么?

至少让我说完,别误会我的意思啊

在他们三步远的树后,有一个白色身影,灿金色的眸子一直注视着他们,拿手指摸了摸下巴,嘴角挑起一抹(搞事的)笑

原来这就是主的小秘密吗

(下面的内容有些沙雕,小心食用)

第二天早上,鹤丸不请自来
主啊,该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鹤丸高声朝里屋喊道,自觉走到桌前坐下,

审神者有些迷迷糊糊的从屏风后走出来,

你怎么来了?我怎么记得今天的近待不是你啊,一期呢?

啊哈哈哈,是这样的。昨天他的弟弟们没睡好,一期殿要照顾他们,所以就拜托我来了。

审神者充满狐疑的看了鹤丸一眼

一期能拜托你?

鹤丸头上一滴冷汗划过,(机智地)立刻转了话头,主,这是早饭,鲜虾饺子,你应该爱吃鹤丸把早点摆到桌上,然后靠在桌边撑起脑袋,明黄色的眼睛闪闪地看着你

有事就说

她没好气地想

八成又是想了什么新的恶作剧让我来做他的副手

那好吧,我说主啊,你喜欢山姥切殿吗?

啪嗒

筷子滑落

婶婶这双眼瞪得老大,口里还塞着一个饺子,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我明白了,真是难为你隐藏的这么深,那么既然喜欢又为何不去表白?鹤丸眼里充满疑惑

审神者那张嫩白的小脸已经染成艳红色,像一只煮熟的虾子

两片唇瓣嗫嚅着

不敢吗?害羞?

算是吧,我和他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我不太懂得如何去拉近我和他的关系

审神者小声吐露着

如果是这样,你该早点来找我呀!!我是谁?大名鼎鼎的恋爱顾问呐!谁没听过我的名号,我帮你啊!!

鹤丸眼中闪过激动的光芒

好久没有这种斗志昂扬的欲望了!

看到鹤丸满眼放光的样子

审神者感到深深的无奈

那还真是拜托你了……

午后,鹤丸再次来到审神者的房间

审神者惊诧地看着鹤丸从背后拿出一个十分有分量的本子

他还真有所准备?

鹤丸清清嗓子

主,我们立刻进入正题,你要知道男性一般都是喜欢端庄优雅的女性的,所以……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山姥切属于一般情况?你手一挥,打断鹤丸的话

鹤丸噎了一下,立刻抬起手敲了一下审神者的脑袋

哎呦!干嘛啊?审神者委屈作为我的战友,而且还是我出战,我当然是有问题就提出来嘛

鹤丸又被噎了一下,想着我的刃生不能就这样被噎死啊

主,我和山姥切在本丸里共同生活那么久,就算不能知根知底,了解也是蛮多的,所以主你要相信我,而且我们是战友啊!我还能骗你不成?那双明黄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让人感到十足的真诚

好啦好啦,你接着说,不打扰你就是了审神者撑起脑袋与鹤丸对视,显出那么几分认真

鹤丸满意地点点头是这样的,主你首先得打扮得漂亮点,漂亮的外表首先就能紧紧抓住男人的目光,主你看你长的还行,怎么每天都穿的那么随便说完鹤丸还十分适时的斜了审神者一眼,那明晃晃的嫌弃真的是……

忍不了啊!!!

审神者硬压下自己的怒气,挤出一抹笑容OK,我明天去现世买一件衣服,可以吗?

不不不,主我们要专业一点,那被称之为战斗服,我和乱一起去,给你参谋参谋。鹤丸用手指轻点几下桌子

哦,然后呢?要怎么做?

男性都喜欢能干贤惠的女性,主你得和光忠学习做饭,我知道你笨手笨脚的,

嘁——审神者翻个白眼

鹤丸瞅了一眼但一定要送能令你满意的成品,而且要每天送,这是刷好感度,知道吗?还有啊,主你得想办法去了解他的喜好,去创造培养感情的机会,拉近你们的距离,等我认为时机到了,你就可以向他表明心意了

噗——,咳咳,咳咳咳咳……审神者本来正在喝水,口中的水一口喷出去,呛着了……

审神者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脯

鹤丸好像被她吓到了,连忙支起上身帮你拍拍后背

怎么了?你不表白的吗?”鹤丸有点疑惑

咳,就是觉得有点突然

审神者鼻头微红,看着可怜兮兮的

害怕吗?没关系,我早料到了,你看——

鹤丸从内番服里掏出两个很小的黑色物体

无线耳机吗??

Bingo!不愧是主,这都知道,回头等到你表白的日子了,你在明处,我在暗处,我会即时帮助你的!鹤丸捧着两个无线耳机,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我棒吧!快夸夸我!”的表情

……明明就是个无线耳机,搞得像是在秘密交易什么要暗中接头似的……

……好吧,谢谢你了鹤丸,下午我们就去买衣服吧?

没问题!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审神者和鹤丸击个掌

行动——开始了!

审神者和鹤丸走出房间去找乱

乱今天应该是马当番吧审神者侧头向旁边的鹤丸说

不得不说这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又是一起侧着头交谈,在旁人的角度看真像一对情侣

那我们快走,任务要紧。

鹤丸又拉过审神者的手腕快步向前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后面有一个人驻在走廊拐角处,默默看着你们的背影

经过下午在商场的扫荡,乱和鹤丸上蹿下跳左奔右跑挑了十多件衣服,让审神者一件一件试,通过对比讨论争执最后拍板买了五件“战斗服”,审神者感到肉疼……

花的是我的钱呐!!

回去后,审神者每天缠着光忠学各式各样的菜

光忠今天教的是葡式蛋挞,经过审神者多日的摸爬滚打,厨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至少能够让人咽下去了

主,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以前不是对我说这辈子都不打算学做菜的吗?是心血来潮吗?

啊哈哈哈,那个,我认为人总是要进步的嘛,不能一直停止不前呐,所以这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是我在认真的思考下决定的。

审神者目光闪烁,低着头,不敢看光忠的眼睛,也就错过了光忠眼中难得的揶揄之情

哦?这样啊,那为什么这几天的成品你都会拿去给同一个人呢?

什么??谁和你讲的?鹤丸?

审神者瞪大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问

光忠看着你吃惊的模样,笑着摸了摸下巴

果然是鹤丸出的主意吗?但不是他说的哟,因为好奇主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学做饭,所以这几天在主里做完菜之后跟着你后面看了一下你要去做什么

光忠你学坏了,你不是以前可爱的光忠了

审神者不开心

光宗笑着揉揉她的头所以主你是喜欢山姥切殿吗?

审神者只好点点头

啊……有点小失落呢光忠喃喃道

那主要好好加油啊,我看好你——等等!不是加这个啦!!主啊!!

一阵手忙脚乱……

审神者灰头土脸地走出厨房

啊……终于完成了!

她打算先回房间,好好打理一下,换好“战斗服”再去找山姥切

咦?门口那个蹲着的身影怎么有点眼熟?

那不是……

等审神者反应过来打算后退找个地方躲一下的时候

对方已经发现你了

主……过来吧,不用往后躲了金头发的刀低声开口

那个,嗯,山姥切早上好啊,啊!不是不是……那个,下午好!

我在说些什么啊???

审神者的脸顿时红的像煮熟的虾,脑袋都快冒出烟来

面前的刀淡淡咳了一声没说什么,

审神者臊得只想撞墙,用力吸了吸鼻子,不敢抬起头,也就没看见面前刀那微红的耳朵尖

那个,请到里面来

审神者红着脸拉开门

只是有点事而已,在外面说就好

嗯……好的,那坐下说吧

审神者放下点心

她和他之间只隔了一盘点心,距离不过半米

哦,那个,要喝茶吗?我去房里拿

审神者正准备起身,就被他止住了

不必,我一会儿就走

接着他把怀里的东西递向她

给。

是前几天她送给他的白布

还带着你清洗时特意用的有助于缓解疲劳的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

这会儿这个香味审神者觉得有些刺鼻,眼眶开始泛红

是不喜欢吗?她没有接,小声地问

是的……不喜欢,吃的也不用送了,我……不爱吃山姥切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审神者脸上挂着牵强的笑,眼角泛红,她强忍着眼里的波涛翻涌

我明白了,对不起,这段时日打扰了

说完,她站起来转身

一步……两步……

一米……两米……

山姥切握了握拳

最终她还是离开了他的视线

这也就回到了开头那一幕

所有人都感觉的出来,审神者变了

笑容依然温暖,只是笑意未能直达眼底

语气依然温柔,只是言语间少了分生气

工作依然如常,只是行为不再充满活力

去现世的时间少了,去厨房的日子没有了

每天呆在自己的房里

工作睡觉

除了吃饭的点,大家很难见到她

鹤丸很担心

但几次询问,审神者都表示没事

那只能从男主角那里突破了

鹤丸去了山姥切的房间

几番询问下

知道了缘由

不可否认,他动心了,并且非常强烈,强烈到甚至有些阻碍他的坚持

但他还是选择放手

鹤丸有些不懂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你情我愿,必定是一段良缘,你难道不明白主对你的在意吗?只有在意一个人才会心疼他才会无条件的对他好,主做的难道还不够明显吗?真的搞不懂你们两个。

鹤丸真就不明白了,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哇!

再过几天为了迎接新刀的到来,本丸里要举行宴会

现在审神者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为了主的终身幸福

大家密谋了一个计划

那天晚上,本来桌面上还一派混乱

突然有人提出想去赏月

大家便移步至那万年樱下

不知何时

周围只剩下审神者与山姥切二人

接着大串的光芒从二人身后升起,划破漆黑的夜空,在墨蓝色的夜幕上绽开,点亮了他们的眼眸

又不知是谁在审神者背后推了一把

二人戏剧般的抱在了一起

少女温润的体息合着她的体温进了他寂凉的躯体

那隐藏的情感就像决堤的山洪,将层层防护冲垮,汹涌喷薄

女孩清丽的脸像蒙了一层柔光,那双眼里烟波流转,向那透过海棠树一点点剩下来的雨水,美丽清透

他想,他快要抑制不住了

男人的胸膛宽广安定,有一种静止的力量,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边,酥酥麻麻

她想,她压制不住了

山姥切,我真的很笨,我不敢去拉近我们的距离,我怕你不喜欢我,我不敢跟你告白,做了许多的傻事让你心烦,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不知不觉地越来越喜欢了,可能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可能还没有见到你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你

审神者渐渐染上了哭腔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请不要讨厌我,拜托……呜……

傻瓜……别哭了,我也……喜欢你

主,你又怎会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你周围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刃),可我不想比他们差,既然做了决定,我会更努力,成为更好的刀剑

他从不是花言巧语之辈,心中做了决定便是,也不会说出口向人保证什么,所以就这样就好,就这么靠在一起,两人交颈相拥,空气间便是淡淡的温存

樱花飘落,春天来了,也带来了两个人的爱情。



 

在《距离》那篇里面,鹤丸当近侍的那一天,可以在审神者房间外捕捉到一只被被